马上拉开门转身走人,却怕一转身这男人就会掏枪毙了她…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2
  • 来源:天天谢了天天擦了天天拍了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_天天拍天天白天天天天天

  马上拉开门转身走人,却怕一转身这男人就会掏枪毙了她……

  她才不要!她还有大好的美丽人生耶!

  至少她正面对着他,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眼底,要躲还可以躲得掉吧?

  不过,如果这个男人现在扑过来掐死她,应该也不太难……假如他现在一时之间找不到枪的话。

  「妳——」麦格夫瞪着她。「给我过来!」

  「我才不要!」她华棠又不是笨蛋!「你不能怪我,是你绑架我,对我非礼,对我又吻又摸……总之,你活该!就算以后它再也不能用了,你也没权利怪在我头上!」

  话说得又直又爽快,可她还是有点担心的瞄了他「那里」一眼,真怕它被她给踢坏了,要是这样,她的小命大概也玩完了。

  虽说,她对这个男人的来历根本一点都不清楚,可是她百分之百知道他的来历绝对不简单,而且非善类,当年她可是跟他出生入死了好几回才把小命保住,安全回到台湾来的……

  去去去!别想了!她说过她得了失忆症不是吗?忘了忘了忘了,她早该把两年多前的恐怖事件给忘得一干二净!又不是什么可歌可泣可留恋的美丽故事,犯不着一直兜在心口上。

  「我——叫妳过来!」要不是他现在一时半刻痛得动不了身子,她以为她还可以这样对他叫嚣吗?这个可恶的笨女人!

  「我说了我不要!」小手在身后紧紧抓着门把,华棠准备伺机而动。

  麦格夫将她的一举一动全冷冷的看在眼底。「妳以为妳走得出这间房间,就逃得出我的手掌心?」

  胯下的剧痛让他失去了戏弄这个女人的耐性,方才魅惑性感的脸庞此刻转为一抹诡谲的阴冷。

  翻脸像翻书一样快,指的就是他这种男人吧?华棠暗暗心惊着,抓着门把的小手拧得更紧,紧到都发痛了。

  她在害怕,一点都没错,她害怕得要死,可却又硬要假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这就是她——一只纸老虎。

  说来说去,她跟眼前这个男人的关系根本就和陌生人没两样,偏偏又曾经如此如此的亲密,甚至还结过婚,在结婚证书上盖过彼此的手印……

  怪就要怪她太好心太善良又太笨太愚蠢,生死关头,就是无法弃这个满身是血的男人于不顾,硬是把身高一八五的他用自己纤细的背给挺着一路的逃,不让那些追杀他的人发现他的踪迹。

  他说他得改名换姓,立刻搭机飞离那个见鬼的中南美洲小岛,所以径自拉着她到机场旁的一间小教堂便草草结了婚。拿到结婚证书后,也不知用什么鬼法子就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办成了一张假护照,亲密的搂着她的腰到机场买机票。

  受重伤又戴着墨镜和英国绅士大黑帽的他,看起来是直挺挺又潇洒迷人的站着,事实上他全身的重量都快压倒她,脸上却还是挂着迷人的微笑,告诉机场票务人员说是要带他的美丽老婆去拉斯韦加斯度蜜月……

  她真是佩服死了他的镇定,更佩服他演戏的本事,明明伤重得已经快要晕倒,却还能若无其事的对着别的女人笑……

  华棠再次甩甩头。

  真是够了,不是说忘了吗?就忘掉吧,忘掉这个男人曾经带给她的回忆,不管是惊恐的还是思念的……不对!她怎么可以拿他的词来用!她才没有思念这个男人过,一次也没有!

猜你喜欢

醒过来的时候,对上的却是一双充满悔恨伤痛的眼睛……

醒过来的时候,对上的却是一双充满悔恨伤痛的眼睛……海风吹得她好冷好冷,沙子刺痛了她的眼,这个男人将她抱起,快速的在沙滩上飞奔着,冲进了饭店——一个突然变得好温暖的地方。有人声,

2020-03-04

马上拉开门转身走人,却怕一转身这男人就会掏枪毙了她……

马上拉开门转身走人,却怕一转身这男人就会掏枪毙了她……她才不要!她还有大好的美丽人生耶!至少她正面对着他,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眼底,要躲还可以躲得掉吧?不过,如果这个男人现在扑

2020-03-04

放下手中的书本,他在她的身边坐下来,伸手把她拉进怀,不由分说的便给她一个热烈缠绵的吻……

放下手中的书本,他在她的身边坐下来,伸手把她拉进怀,不由分说的便给她一个热烈缠绵的吻……“陶……”夏苏湘轻吟着,在他吻得忘我,把她压在沙发上打算再进一步时,她娇喘吁吁的伸出双手

2020-03-04

进去吧,我的公主。”陶冬院低头,附耳在她的颊畔低语。

进去吧,我的公主。”陶冬院低头,附耳在她的颊畔低语。“我……好紧张。”他靠得那么近,她更紧张。“别担心,有我在。”陶冬悦笑着将餐厅的门推开。一进餐厅,夏苏湘就知道自己被骗了。什

2020-03-04

我爱他,婆婆,我是真心爱着他的,绝对不是你所说的那样,为了什么遗产--」

我爱他,婆婆,我是真心爱着他的,绝对不是你所说的那样,为了什么遗产--」「那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没有那种命格,就没法子救他的命!你嘴里说爱他,却做着害他的事,这样的爱听起来真是

2020-03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