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下手中的书本,他在她的身边坐下来,伸手把她拉进怀,不由分说的便给她一个热烈缠绵的吻…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8
  • 来源:天天谢了天天擦了天天拍了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_天天拍天天白天天天天天

  放下手中的书本,他在她的身边坐下来,伸手把她拉进怀,不由分说的便给她一个热烈缠绵的吻……

  “陶……”夏苏湘轻吟着,在他吻得忘我,把她压在沙发上打算再进一步时,她娇喘吁吁的伸出双手抵着他宽大的胸膛。

  “我的伤全好了,不要再拿这个当借口不让我抱你。”说着,陶冬悦俯身又要吻她。忍了一个多月没碰她,每天看得到吃不着,外伤好了也会得内伤,为了他的身体着想,他不能再忍了。

  “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夏苏湘看着他,不知该怎么开口跟他说这件事比较恰当,小嘴开开合合半天,也没吐出半个字来。

  “不是说过要彼此坦诚以对,不瞒对方任何事的吗?我做到了,你却做不到,是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

  “那就说吧,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像你。”

  “是山野樱子,她下午来找过我,她希望你可以回去纽约继承父业,还有你父亲病了,是因为你而病倒的,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回去一趟……”

  陶冬悦的唇边勾起笑,温柔的等待着。“还有什么?她还对你说了些什么?”会让他的小女人忧虑成这样,铁定不是只有这件事。

  “她说……你们父子本来的关系很好,却因为我而反目……”夏苏湘怯怯的瞄了他一眼。

  陶冬悦竟然点点头。“没错,是这样,所以你该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深了吧?傻丫头?”

  “她还说……她愿意做小。”

  闻言,陶冬悦眸光一闪,眯了眼。“你不会是答应她了吧?”

  夏苏湘咬唇不语。心里忐忑难安。

  “你希望我娶她做小?”简直不敢相信,这样的念头会存在这女人的小脑袋瓜里?!她以为他陶冬悦是个随便就可以拿去送人的礼物吗?

  “如果真要那样的话,应该是我做小。”夏苏湘难受的闭上了眼睛。“樱子小姐是大家闺秀,说话轻声细语,举止优雅识大体,对人又很温柔,怎么看,她都是比较适合做你的妻子,如果你娶了她,你父亲的病就会好了,你们父子的关系也会回到从前,对吧?”

  这样,是不是顾全大局了呢?

  她不知道,只知道她的心好痛,当她在说这些违心之论的时候,就好像是自己拿石头砸自己脚似的,痛到快要腐烂掉。

  这样的话,她也说得出来?陶冬悦眸中的不悦一闪即逝,全身散射出冷冽无比的气息。

  “你真这样想,那就如你所愿吧。”陶冬悦起身,一如往日的优雅,迈开步伐往起居室定去,边走边道.“樱子在饭店吧?现在就叫她过来,今天晚上你到客房去睡,由她来陪我,以后也是这样,一人一个晚上,那天轮到谁,另外一个人就去睡客房。”

猜你喜欢

醒过来的时候,对上的却是一双充满悔恨伤痛的眼睛……

醒过来的时候,对上的却是一双充满悔恨伤痛的眼睛……海风吹得她好冷好冷,沙子刺痛了她的眼,这个男人将她抱起,快速的在沙滩上飞奔着,冲进了饭店——一个突然变得好温暖的地方。有人声,

2020-03-04

马上拉开门转身走人,却怕一转身这男人就会掏枪毙了她……

马上拉开门转身走人,却怕一转身这男人就会掏枪毙了她……她才不要!她还有大好的美丽人生耶!至少她正面对着他,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眼底,要躲还可以躲得掉吧?不过,如果这个男人现在扑

2020-03-04

放下手中的书本,他在她的身边坐下来,伸手把她拉进怀,不由分说的便给她一个热烈缠绵的吻……

放下手中的书本,他在她的身边坐下来,伸手把她拉进怀,不由分说的便给她一个热烈缠绵的吻……“陶……”夏苏湘轻吟着,在他吻得忘我,把她压在沙发上打算再进一步时,她娇喘吁吁的伸出双手

2020-03-04

进去吧,我的公主。”陶冬院低头,附耳在她的颊畔低语。

进去吧,我的公主。”陶冬院低头,附耳在她的颊畔低语。“我……好紧张。”他靠得那么近,她更紧张。“别担心,有我在。”陶冬悦笑着将餐厅的门推开。一进餐厅,夏苏湘就知道自己被骗了。什

2020-03-04

我爱他,婆婆,我是真心爱着他的,绝对不是你所说的那样,为了什么遗产--」

我爱他,婆婆,我是真心爱着他的,绝对不是你所说的那样,为了什么遗产--」「那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没有那种命格,就没法子救他的命!你嘴里说爱他,却做着害他的事,这样的爱听起来真是

2020-03-04